女人也用不著太聰明了過得去就行

祁東好笑,“哪有勸人離婚的?”

    “我就是后悔自己當初沒勸!”祁爸一想到這事就生氣,“那婆娘把你連叔看得跟賊一樣,自己在外面沾花惹草,給你連叔戴綠帽子,真他媽不像話!”

    說到這里,他擼起袖子一拍桌子,“所以我說,女人不聽話,不要也罷!”

    祁東不知道該說他點什么好,只好悶頭吃菜。

    祁爸說到了興頭上,還在發表長篇大論,“要我說呢,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還是過日子,愛不愛什么的,那都是小年輕才玩兒的,沒意思。”

    “長得漂不漂亮不重要,性格一定要好,就像你娘那樣,”說到這里他又唏噓了一下,“做菜不好可以練,跟同事關系不好無所謂,關系太好了才成問題,至于智商嘛,女人也用不著太聰明了,過得去就行,偶爾吃點小醋說明她喜歡你,無關緊要,只要不鬧就行,你剛才還說什么了?”

    祁爸回想了一下,“膽子小這是優點啊,本來男人就是要保護女人的嘛,就是不能生養這一點……”

    祁東受不了了,舉起杯岔開他,“爸。”

    祁爸當即把這件事忘到腦后,跟他碰了一杯,美滋滋地干了。

    “不管怎么說,你把人帶回來給我看看。”

    祁東應付著,“再說吧。”

    “不許再說,明天才年三十兒,你一會兒就打電話,讓她來家里過年,孤零零的一個人像什么話!”

    祁東用筷子敲了敲盤子,“你還說人家,那你呢?你打算什么時候再找個老伴?”

    “嘿,你就這么著急想要個后媽?”

    “我這不是怕你老了孤零零一個人不像話嗎?”

    祁爸一樂,“我才不擔心呢,我都計劃好了,等我退了休,就養條狗,每天帶著它一起去釣魚,那才是神仙過的日子。”

    祁東一挑眉,“那你不找老伴了?”

    “合適的女人哪那么好找,與其找個整天給自己惹事兒的,還不如養條狗來得自在。”

    說罷,他又舉起酒盅,一飲而盡,感慨道,“真是好酒。”

    凌道羲生日前一天,公司員工偷偷商議要給他買個什么東西好,自然而然地就問到了祁東。

    “東哥,你知不知道總經理最喜歡什么?”

    祁東想都沒想,“鞋。”

    大家受到了啟發,“那咱送總經理一雙鞋好了。”

    沒人有疑議,但是有人提出了問題,“可是你們知道總經理穿多少號的鞋嗎?”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又集體去看祁東。

    祁東眼皮都沒抬,“44。”

    同事們都豎起了大拇指,“果然還是東哥了解總經理。”

    那雙送給“總經理”的鞋被買回來,大家一致推舉祁東送過去。

    凌道羲跪著雙手接過自己的生日禮物,打開一看便樂了,“這是您讓他們買的吧?”

    “這不是投你所好嗎?”

    凌道羲抿著嘴,“謝謝主人。”

    祁東翹起腳,“你有什么生日愿望,說來聽聽。”

    凌道羲想了想,“可以許三個是嗎?”

    “得寸進尺。”

    “不行嗎?”

    “說吧。”

    凌道羲沉吟片刻,“第一個愿望我希望主人健康。”

    祁東嗤笑一聲,“那可由不得我。”

    “第二個愿望我希望主人幸福。”

    “那也由不得你。”

    “第三個愿望我希望主人快樂。”

    祁東睨視著他,“你就沒有一個愿望是給你自己的?”

    凌道羲不明白他為何會由此一問,“這三個愿望都是給我自己的啊。”

    祁東瞇了瞇眼睛,“那要是給你第四個愿望呢?”

    “一個人怎么能擁有那么多愿望呢。”

    “我允許你有你就有。”

    “那……”凌道羲思索著,“我希望主人……”

    “這里面必須有你自己,”祁東打斷他。

    凌道羲似乎被這個問題難住了,他認真想了好久,最后道,“我不是許不出來,只是許出來后,它就不是一個愿望,而是一個奢望。”

    “你許了我聽聽。”

    凌道羲抬頭望著祁東的眼睛,“我希望跟主人在一起,永遠都不分開。”

    兩個人相互對視著,祁東沒有說話,凌道羲始終眼含笑意望著對方,似乎他真得只是把那個愿望陳述下來,壓根沒想過要得到祁東的答復。

版權聲明: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特级牲交大片2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