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電樁成“擺設”?不能充電、運營單位不知去向

  近年來,購買新能源汽車的消費者越來越多,市場對充電樁的需求也越來越大。

  但是對于更多的想買新能源車的人來說,自己所在地區的充電樁建設依舊是“攔路虎”。

  有數據顯示,今年前10個月,我國充電樁總數增加了27.9萬臺,同比減少17%。而在一些地區,不少充電站的充電樁無法充電,有的無電源接入,有的連運營單位都已不知去向,大量充電樁成“擺設”。

  但值得注意的是,相關數據顯示,今年前10個月充電樁總數增加27.9萬臺,同比減少17%。究其原因,前期盲目“圈地建站”下,充電市場供給遠大于需求,企業在運營環節上盈利越來越困難。

  一方面是車主充電難,一方面是充電樁企業盈利難,這個問題究竟該如何破解?

  多地充電樁成“擺設”

  車主充電難

  據央視財經,在安徽淮南市政務服務中心停車場,現場安裝了100多個充電樁,但是這些充電車位上停放的都是燃油車。據現場保安說,這些充電樁全部都無法使用。

  央視記者試圖用手機掃碼充電,也都顯示亂碼,撥打服務方留下的400電話,也提示號碼不存在。

  央視財經《第一時間》欄目視頻

  在淮南市舜耕山風景區的一處游樂場項目,因為資金問題爛尾了,為游樂場配建的20個充電樁也被廢棄了。而充電樁安裝廠家卻表示:企業購買又沒有花政府錢,它想怎么放怎么放就是了。

  類似安裝了卻用不了的充電樁,在淮南高鐵東站西停車場以及合肥市西二環和一花園小區西門也都有,這些充電樁有的外殼銹跡斑斑,有的充電槍散落一地布滿灰塵,明顯無人維護,而且都處于無法使用的狀態。采訪中,一些電動汽車車主對此也表達了不滿。

  一位安徽淮南市電動汽車車主說:“建這么多充電樁,可是不能用,再加上這管理,有時候也會埋怨。”

  一位合肥市電動汽車車主則表示:“車子就停在那里,其實它也不充電,它不是電車不是新能源車,占位太嚴重。”

  安徽省人民政府辦公廳2016年1月曾出臺了《關于加快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的實施意見》,其中明確要求,新建公共建筑物停車場和社會公共停車場,按不少于規劃停車位20%的比例配建充電樁,新建住宅小區停車位應全部預留充電樁建設安裝條件,配建的充電樁原則上不少于規劃停車位的10%。

  雖然,從政府層面為充電樁的建設提供了極大的便利,但是為何會出現重視建設,維護運營卻跟不上的情況呢?

  安徽淮南市發改委工作人員王凌表示,第一是因為充電樁設備老舊,造成不能升級改造,第二是因公司經營發生困難導致的充電樁不能使用。

  王凌表示,針對一些老舊設施要移址重建,此項工作已經開始,針對部分企業因為主營業務受損,導致充電樁不能使用的,首先由轄區地方政府對企業進行約談,提出整改意見,對企業不能承擔主體責任的,由轄區地方政府依法依規進行處置。

  充電樁運營盈利難

  11月11日,中國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促進聯盟發布了全國充換電基礎設施運行情況,截至今年10月,全國充電基礎設施累計數量為149.8萬臺,同比增加30.9%。

  具體數據方面,今年前10個月,私人樁增加了12.8萬臺,同比減少32%;公共樁增加了15萬臺,同比僅增加2.3%;充電樁增量合計是27.9萬臺,同比減少了17%。換句話說,充電樁的建設腳步放慢了。

  “運營商現在理性了很多,沒有五六年前那么瘋狂了。”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采訪下來,聽到不少類似反饋,例如,早前進場的玩家們喜歡選慢充,道理很簡單——以更低的成本拿到更多的電樁,才能快速實現規模上取勝,“現在很明確,做運營的基本不會問慢充,問慢充的主要是私人,或者一些物業公司,他們的停車場需要配備慢充。”深圳市電王快充技術服務有限公司工作人員介紹道。

  廣州琶洲的一處充電站,工作日上午十時許,可用充電樁充裕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吳澤鵬 攝

  據了解,公共充電樁的盈利能力取決于單樁利用率和充電服務費兩大因素,“電費+服務費”中,電費一般根據當地用電費用定價,能賺取的價差較少,服務費方面,行業競爭之下,也基本保持0.5元~0.8元/kWh,獲利空間同樣有限。因此,利用率成為核心因素,但在“供大于求”的市場下,充電樁利用率上不去,如何盈利成了運營商的難題。

  東北證券做過一個測算,以擁有10個樁,單樁功率為30kW的公用充電樁進行分析,考慮服務費為0.5元/kWh的情形下,在補貼下公用充電站盈虧平衡的利用率需要達到6%,而目前公用樁使用率一般在4%左右,無法實現盈利。

  在采訪中,運營企業人士均表示,運營環節中幾乎沒有企業實現盈利。“現階段沒有企業賺錢,一方面,新能源汽車的量不夠,另一方面是還不夠細化。很多企業做的內容是重復的。比如說平臺的建設、充電站的運維,這些占了很大部分企業成本。”廣東勁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之一的丘文贊分析到。

  充電樁運營領域的龍頭是特來電,截至今年10月,全國公共充電樁66.7萬臺,其中17.3萬臺由特來電運營,其母公司特銳德在2019年報中披露,報告期內公司運營的充電設備的利用率大幅提高,全年充電量同比增長86%,新能源汽車充電生態網業務實現營業總收入21.81億元,占營業收入比重為32.36%,毛利潤5.70億元。但特銳德僅披露公司整體凈利潤2.7億元,未披露充電業務的凈利潤。

  利用率難題待解

  在“樁量”上繼續增加已無助于業績增長,行業由“重建設”向“重運營”方向轉變,試圖從“電量”上尋求盈利突破。

  特來電去年充電樁利用率大幅提升,特銳德在公告中就曾披露,公司利用智慧停車技術,減少油車占位并設置充電專用車位,配套休息專區、道閘系統,減免充電車輛停車費用,提供配套服務設施,提升充電體驗。

  廣州多位網約車司機告訴記者,選擇充電站,首要看價格,其次,還要看是否有休息室、衛生間,此外,APP操作簡易程度、衛生間是否清潔等細節問題,也影響司機選擇。“像有些廁所沒人打掃,很臟,那就不去,反正選擇多”,“有的充電很麻煩,在手機上要點很多次,用了一次就不想用”。

  “現階段要把服務做好,充電服務品質好了,行業才能良性發展起來,才能更多人參與進來,用戶才會覺得‘買新能源車’是不錯的選擇。”丘文贊說道。

  此外,記者采訪還了解到,充電樁運營企業還通過推出各種優惠活動,與其他運營商合作共享入口,與網約車平臺、購物廣場等合作等,以提高充電樁使用效率。

  周末,佛山禪城、南海大量充電樁是空閑狀態 圖片來源:某軟件截圖

  不僅在利用率、服務層面上提升,記者發現,傳統的充電運營商也在橫向擴展承擔更多業務。

  例如代運營(托管)模式,運營商不僅運營自建或合作建設的充電樁,還代為管理運營一些投資方建設好的充電站/樁,“比如說項目投資人把樁建好了,但是缺少一個比較有影響力的平臺來運營,就把樁掛靠到平臺里面來運營。”丘文贊介紹,一般代運營公司也有自己的充電站/樁,這樣也可以攤銷自己的運營成本。

  丘文贊認為,更細化的分工將是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比如,多家公司的充電站/樁,可以交給一家專業的維護公司,“這樣,效率會增加,同時運營企業它的成本也會降低”。

  不過,即使認為未來將走向細分,丘文贊所在的廣州勁樁也將自己定位為“綜合服務運營商”,業務囊括了建設、運營、研發與服務等,還在今年推出充電運營管理平臺,服務對象除了充電用戶,還包括同行。該公司的宣傳資料中提到,深耕行業十余載,希望通過勁樁云把經驗和想法平臺化,幫助運營商少走彎路、省去平臺研發費用、降低運營成本等。

  11月11日,中汽協舉辦線上月度信息發布會,今年前10個月,新能源汽車銷售90.1萬輛。記者查詢發現,截至去年底,全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約為381萬輛,據此計算,目前全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約為470萬輛,車樁比約為3.14:1。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特级牲交大片20分钟